<tbody id="dxk9o"><pre id="dxk9o"></pre></tbody>
<dd id="dxk9o"></dd>

    1. <rp id="dxk9o"><ruby id="dxk9o"></ruby></rp>
      <rp id="dxk9o"><ruby id="dxk9o"></ruby></rp>

      1. 美麗的小蜜蜂娃娃臉

        胡為逐吾輩,文字爭蔚炳?新詩如玉屑,出語便清警。 所幸楊澤也不是一個太糾結享受的人,現在他的生活也過得去,吃飽喝足,倒也滋潤,只要能夠讓他好好地活下去就滿足了。   偏偏在這個世界,危機太多,想要混吃等死太難了。   一個月前他剛剛到這里的時候,突然就被一個刺客襲擊,若不是老謝及時趕到,差點他就要完蛋了。   也是因此激發出了他心中的狠厲,必須要努力修煉了,天賦都已經那么一般了,再不努力修煉,哪天突然死了都不知道。   抬頭看著即將消失的夕陽,楊澤從蒲團中站了起來,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屋子,點起了一盞燭火。   火光照亮了房間,楊澤的手上多出了一本小冊子,上面寫著三個字,海心訣。   這海心訣可不是一般的東西,這是一門內功心法,也是他們楊家僅有的一門內功心法。   當世武道興盛,也因此衍生出了眾多的武學功法,只有修煉了武學功法,才可以成為一名武者。   而武學功法中分為功法和武學,功法就是內功心法,只有修煉內功心法才可以提升境界,而武學就是招式手段,對敵之技。   武學功法都是極為珍貴的,他們楊家在這漁陽城中已經算是排的上號的家族了,功法也僅僅只有一本海心訣而已,而海心訣在所有的功法中,也只是很普通的那種而已。   但就是這一本海心訣奠定了楊家的地位,在這漁陽城中,還有很多勢力,他們根本就連功法都接觸不到。   楊家中對于功法的把控是極為嚴格的,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接觸到海心訣的,也就他們這幾個公子爺才可以什么都不做才能夠無償得到海心訣。   不過他手上的海心訣也不是完整的,只有前三層罷了,只有等到他的功力境界提升上去了,才可以得到更高層次的功法。   海心訣共有六層,但是他們楊家掌握的只有五層,第六層,據說楊家的先祖就沒有得到過。   而就算是五層的海心訣,現在整個楊家中,也只有他父親修煉到了,其余人修煉到最高境界的,也不過才到第四層。 這個世界的楊澤從十四歲才開始修煉海心訣,一直修煉到十八歲,四年時間,才堪堪將第一層練至大成的境界。   而第二層,楊澤始終沒有練成,所以前三層的功法對于他來說,已經是足夠修煉很久的了。   但那是以前的情況了,現在的楊澤,距離突破到第二層,也只有一步之遙了。   今天這輪修煉結束后,楊澤的體內終于能夠短暫的凝聚出一縷真氣。   海心訣修煉到第二層后,便能夠練出一縷真氣在體內,這個境界,喚做引氣。   之所以能夠做到這一步,當然不是楊澤自己做到的,而是靠著他來到這個世界后,僅有的一個依仗才做到的。   那是一塊只有四分之一巴掌大小的黑色方體石頭,根據他得到的消息,那塊石頭叫做黑石。   別看外表上看只是一塊石頭,可實際上這黑石的能力十分強大。   黑石內部自有玄秘,能夠將自身修煉的功法,在黑石當中完美的復刻出來,反哺自身,供自己修行。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能力就是這黑石能夠將自身吃下去的靈藥轉換成一股莫名的能量注入到自己的身體。   至于這能量有什么作用,他就不知道了,因為他到現在只服用過一次人參,也只被注入過一次能量,還看不出什么太大的變化。   不過已經能夠感覺到的,就是他現在的精神比起剛剛來到這個世界來已經好了些許,由此可見,這能量是好東西就對了。 “海心訣第一層的運轉路線!”楊澤默默想道。   這灰色身影就是黑石為他打造出來最好的一個師傅,因為這個灰色身影會將他修煉的功法復刻出來,而楊澤,就可以照著灰色身影復刻出來的功法去修煉。   不過究竟是不是完美復刻出來楊澤不知道,但他看到了這灰色身影修煉的海心訣,的確是比小冊子上的更加完美。   但是具體的,他還是要找個機會去試探一下他父親,才好驗證。   在楊澤的目光中,灰色身影很快就將海心訣第一層完全運轉一遍了,但沒有停下,而是重新運轉起了第一層。   對于這個情況,楊澤也搞不明白,或許是因為他的海心訣只練成了第一層,所以灰色身影現在也只能夠復刻第一層。   而楊澤也在這個時候盤膝坐了下來,跟著灰色身影展現出來的修煉路徑,一起修煉了起來。   以前的楊澤修煉海心訣上留下了不少漏洞,都被楊澤這段時間利用黑石給扭轉過來了,還因此快沖破到第二層了。   如今的楊澤海心訣運轉起來,身上表皮的毛孔在這個時候快速閉合關閉,如此反復不停。   楊澤展現出來的海心訣運轉速度,比起灰色身影,也不逞多讓。   很快海心訣的第一次也被楊澤運轉一遍了,但是他也沒有停下,而是跟著灰色身影瘋狂修煉了下去。   此次進入黑石他早就做好了打算,必須要沖破到引氣境再停下。   不知道運轉了多少遍,楊澤的體內那短暫凝聚出來的一縷真氣,這個時候在體內快速游走,刺激著楊澤的毛孔張開。 點擊查看美麗的小蜜蜂娃娃臉

        ……   第二天一早,楊澤才剛剛起床的時候,他的房門就被打開了來,一個粗眉國字臉的黑衣中年男子就已走了進來。   一見到這個人,楊澤的內心震了一下,此人就是他的父親,楊家家主楊元震!   也是楊家的第一高手,整個楊家的基業,可以說差不多都是此人打下來的。   楊元震的出現很突兀,楊澤先前一點都沒有感覺到,兩人的實力差距,還是太大了,楊澤的心中很是不明白,為何父親現在會過來。   “看來老謝倒是沒有說謊,你最近的確比以前勤勞多了,以前的你可不會這么早就起來,坐下來吧,為父今天過來,是有事情要跟你說的?!?   說話間,楊澤已經是跟著楊元震一起坐了下來。   “面色紅潤,氣息沉穩,看來這段時間練功有成效了,來,平日里練功有沒有什么不懂的地方,盡管提出來,為父今天好好幫你解答一下?!? 楊澤愣了一下,父親今天葫蘆里面賣的是什么藥他是真的看不懂了,在他的記憶中,從來就沒有見到過楊元震這個樣子。   見到楊澤沒有反應,楊元震的眼神閃爍了一下,說道:“怎么了,嚴父就不能對自己孩子好點嗎?”   “沒有沒有,只是心中的疑問太多了,不知道要從哪里開始問?!睏顫蛇B忙解釋道,還做出了一副思考的模樣。   沉默了一下,楊元震說道:“既然如此,那為父就跟你說下海心訣吧,畢竟練武以內功心法為基礎,海心訣又是我楊家的不傳之秘,你不懂的地方盡管問?!?   楊澤的目光一閃,道:“父親,我想請你演示一遍完整的海心訣給我看下?!?   他這話一說出來,楊元震的目光頓時就多了一分不一樣的色彩,楊澤沒有回避楊元震的目光,迎了上去。 “好,我就給你演示一遍完整的海心訣?!?   沒有拒絕,楊元震盤膝坐在了房間中的蒲團上面,開始運功,他身上的氣息也因此開始波動了起來,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的氣勢漸漸地變強起來。   楊澤往后退了幾步出去,目不轉睛地盯著正在運功的楊元震,只是十多息的時間,他的眼眸深處就出現了一絲喜色。   盡管以他的眼力無法完全看透楊元震,但他根據他觀察黑石中灰色身影的這些時日以來,楊元震在海心訣的造詣上,不如灰色身影。   “發了,我手上的海心訣真的是完美的海心訣!”楊澤的心中十分激動,但他沒有流露出半分。   沒有多久楊元震就演示結束了,他完全不擔心楊澤會借著這個時候將海心訣給學走,還沒有聽說過這世界上有哪個天才可以看人運功就學會內功心法的。   只是他不知道楊澤的真正目的,借著楊澤又裝模作樣的提出了幾個修煉海心訣中遇到的問題,楊元震都是一一幫他解答了。   直到過去了半個時辰的時間,這場問答才結束了。   “父親今日的指導讓孩兒未來可以少走一大段的彎路,多謝父親指導,還不知道今日父親來,是有什么事情?!痹掍h一轉,楊澤問了出來,他可一直沒有忘記楊元震是來說事情的。 韋郎好兄弟,疊玉生文翰。 一起來看美麗的小蜜蜂娃娃臉

        楊元震說到最后一句話的時候,語氣中竟然出現了一點情緒的波動,盡管很快就消失不見了,但還是被楊澤捕捉到了。   楊澤最初還沒有反應過來,但很快的,他就想起來這句話中代表是什么意思了,呼吸頓時就變得急促起來。   在這一世的記憶中,這是一個完全不同于藍星的世界,天武王朝中,武道文明興盛,幾乎沒有什么人不知道武道。   武道文明興盛,使得整個天武王朝中修煉武道的人數不勝數,據說武道據說武道中的強者,可以做到飛天遁地,根本就不是尋常人能夠相比的。   而有一部分強大武者,他們建立了一個個勢力,武院,便是其中的一種,若是能夠加入到其中,就有機會可以成為強大的武者。   只是想要加入武院,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楊澤的記憶中聽過哪個武院來過漁陽城招收弟子,畢竟武院這等存在,離他們實在是太遙遠了。   別看他們楊家在漁陽城中還有點地位,但是還遠遠夠不到武院的那個級別。 楊元震說的很輕松,他知道楊澤的內心或許會很憤怒,但他也沒有辦法管那么多了。   “父親,三弟才十歲,你就已經替他安排好這一切了嗎?!?   楊澤的聲音很是平靜,他想起了自己的三弟楊山,他跟楊海是一母同胞生的,而他們的母親多年前就已經去世了。   楊山是楊元震續弦之后生的,楊元震現在很是疼愛自己的夫人,對于這個小兒子,自然也是愛屋及烏。   楊海若是真的能夠進入武院,那么未來不可能執掌楊家,而家主這個位置,楊元震選擇給了楊山,他楊澤,則是要徹底離開楊家,這就是楊元震安排好的一切。   “澤兒,你二娘的娘家在城中也是有不少產業的,只有你三弟執掌家族,才能讓家族發展的更好,我希望你能明白這一點?!?   “那武院名額呢,我就一點希望都沒有嗎?”   “你大哥的資質比你要好出許多,我們只有一個參加考核的名額,必須要派出最有希望的人才行?!?   “要是我能打敗大哥呢?” ……   第二天楊澤走出了院子,來到這里一個月了,他還沒有出去轉轉,今天想在莊園里面轉轉。   結果他才剛剛打開房門,一個穿著黑色勁裝,年紀看起來與他相仿的灰衣男子就站在那里。   見到楊澤出來,這個灰衣男子的臉上還露出了一個笑容,一個不是很友好的笑容。   “呦,看來我今天還來對了,沒有想到我們的縮頭烏龜二少爺今天還敢走出來?!睏顫蛇€沒有開口,這灰衣男子先說話了。   “楊德一,我今天沒有心情陪你玩這些把戲?!睏顫傻难壑袧M是厭惡,此人就是那楊德一,看來是得到了他要和楊海比試的消息了,這才選擇在這個時候跳了出來。   “怎么了,敢挑戰大少爺,結果見到我就想逃走啊,你要是沒有本事的話,就趁早走吧,別三個月后丟人現眼,要不然,今天先跟我來練兩下子?”楊德一用著不屑的語氣說道。 縱文瓦溝壟,橫疊衣摺襞。 美麗的小蜜蜂娃娃臉 還須整理韋弦佩,莫獨矜夸玳瑁簪。

        發布于 2024-04-27 02:08:37
        收藏 309
        分享 378
        評論 549
        點贊 950
        目錄

          0 條評論

          本站已關閉游客評論,請登錄或者注冊后再評論吧~
          新人注册就送58元彩金网站_亚洲国产av最新网址_91普通话国产对白在线_久久久黄色片亚洲视频网站
          <tbody id="dxk9o"><pre id="dxk9o"></pre></tbody>
          <dd id="dxk9o"></dd>

          1. <rp id="dxk9o"><ruby id="dxk9o"></ruby></rp>
            <rp id="dxk9o"><ruby id="dxk9o"></ruby></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