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dxk9o"><pre id="dxk9o"></pre></tbody>
<dd id="dxk9o"></dd>

    1. <rp id="dxk9o"><ruby id="dxk9o"></ruby></rp>
      <rp id="dxk9o"><ruby id="dxk9o"></ruby></rp>

      1. 班長哭著跟我說不能再生了孩子

        還將古為監,聊當野人芹。 漁陽城,南城楊家,一座別院里。   黑衣少年在蒲團上盤膝打坐,此刻沐浴在夕陽的光輝下,少年的皮膚顯得有些黝黑,但嘴唇,卻是沒有一絲血色。   “呼!”   少年吐出了一口長氣,一縷白氣自他的口中噴吐而出,在空中盤旋了幾圈便消失不見了。   若是此時有世俗武者在此看到一個少年居然練出了真氣,定然會震驚不已!   當今這世道,一般人可沒有這個本事。   長氣吐出,少年的眼睛睜開,內中有精芒一閃而過,轉眼便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木然,但只是瞬息的時間,這木然也已經不見了。   是啊,他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有一個月的時間了,從一開始的茫然失措,到現在,終于是差不多能夠接受了。   一個月的時間,其實不是很長,他還是強迫自己融入到這個世界的。   他叫楊澤,他現在所在的地方是楊家莊園內的一座小別院,而他的身份,是這楊家的二公子。   而楊家,在這整個漁陽城中也是名聲不小,底下產業暫且不說,家主楊元震,便是漁陽城中有名的高手,即便是官府中,也有不少人與他交好。   看起來這個身份很不錯,畢竟自己的爹那么厲害,自己身為他的兒子,日子肯定不會差到哪里去,但只有楊澤自己知道現在自己的地位。   首先就是楊家的家主楊元震,他一共有三個兒子,楊澤排在老二,各方面都比不上他的大哥,他那個大哥還瞧不起他。   單單看他現在住的地方就知道了,整個家族的嫡系都住在主宅,唯獨他一個人搬到了別院來,待遇可見。   其次就是為何會這樣的原因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的資質,太平平無奇了。   他現在所在的這個地方是一個名叫天武的王朝,雖然楊澤還沒有出去轉過,但是他也知道這個王朝是一個崇尚武風的地方,強者為尊。   在這里只要是有點家世的,幾乎每一個人從小就會開始練武,希望能夠成為一代強者,而楊家,更是不例外了。   楊澤身為楊家的二公子,從八歲開始修行最基礎的拳腳功夫,到現在已經有十年的時間,也沒有修煉出什么名堂出來,在整個家族中都是出了名的。   因為如此,楊澤在十四歲那年就被父親喊著,搬到了這別院來,平時生活除了一個老仆人會照顧他之外,再也沒有其他人了。 一個老漢端著飯菜走進了別院,老漢的雙手很是粗糙,手背上隱隱約約還可以看到青筋凸起,看起來也不是一個一般人。   老漢喚做老謝,在楊家當了三十六年的仆人了,也學過武功,在楊家數百人中武功還算是不錯的,一直以來都是他負責楊澤的起居生活。   楊澤自從十四歲之后就已經搬進了這別院中獨自生活,老謝也服侍了他四年的時間,楊澤和老謝之間,也算是比較熟悉了。   此次楊澤遇刺之后,也是老謝一直在照料楊澤,要不是老謝,楊澤怕是要在這個地方餓死。   “二少爺,老奴把飯菜給你放在這里了?!崩现x敬聲說道。   “嗯?!睏顫奢p應了一聲,他看見了這次除了飯菜之外,還擺放著一支人參。   轉念一想,這時間也差不多了,他身為家主的兒子,每個月都可以得到一支人參滋補身體,時間到了,自然會送來給他的。   見到了人參,楊澤的心中也舒緩了一些,這種人參算是這個世界最普通的靈藥了,有這人參在,正好可以試驗一些黑石的功能。   還沒有動用飯菜,楊澤發現了老謝還站在這里,并未離開。   在他記憶中,他每次和老謝之間的交流都是很簡潔的,老謝也不會廢話,怎么這次就這樣站在這里。   察覺到了楊澤的目光,老謝緩緩說了出來。   “二少爺,老奴最近聽到了一些話,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楊澤眉頭微皺,“有什么話就說出來,不要藏藏掖掖的?!鄙頌闂罴业亩?,他平時的作風還是要有的。   見到二少爺動怒,老謝立即說道:“最近莊園中有傳聞說家主要派二少爺去打理家族的產業,還聽到有人說二少爺在家族中是浪費資源,早點派出去為妙?!?   “后面那句話,是不是楊德一說的?!?   老謝頓了一聲,回答道。   “是?!? 老謝走了,楊澤并沒有問太多事情,自己活了兩世,有些事情知道個大概,也就能夠猜出來了。   楊德一,此人和他不對付,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這個楊德一是楊家一位長老的孫子,年紀和楊澤相仿,但因為是楊家旁系,所以在楊家中能夠得到的資源比起楊澤就少多了。   但其天賦卻是比楊澤好,用著比楊澤少的資源,同樣是修煉海心訣,卻是在幾個月前就已經將海心訣第一層修煉到頂峰了,只差一步,便可以練出真氣,將海心訣第二層練成,踏入引氣境。   同時這楊德一還主動去抱住了楊澤的大哥,楊海的大腿。   平日里為了討好楊海,可是費盡了心思,知道楊海不喜楊澤,更是沒有少針對楊澤。   所以楊澤才會一聽到家族中有對自己不好的言語,一下子便猜出是這人了。   不過這次的事情聽來倒是不小,那打理楊家的產業,看似是重用他,實際上是將他調離了楊家的核心圈子。   他們幾個兄弟年紀還不是很大,若是在這個時候被調離楊家的核心圈子,那在家族中的聲望就會因此降低不少,未來恐怕再難掌握家族大權。   “不對,父親平日里雖然不重視我,但也應該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他也不可能現在就扶持大哥上位,這背后,恐怕有人在作祟!”楊澤喃喃自語道,心中一個個面孔已經是快速瀏覽過去了。   “楊德一的爺爺!” 點擊查看班長哭著跟我說不能再生了孩子

        “海心訣第一層的運轉路線!”楊澤默默想道。   這灰色身影就是黑石為他打造出來最好的一個師傅,因為這個灰色身影會將他修煉的功法復刻出來,而楊澤,就可以照著灰色身影復刻出來的功法去修煉。   不過究竟是不是完美復刻出來楊澤不知道,但他看到了這灰色身影修煉的海心訣,的確是比小冊子上的更加完美。   但是具體的,他還是要找個機會去試探一下他父親,才好驗證。   在楊澤的目光中,灰色身影很快就將海心訣第一層完全運轉一遍了,但沒有停下,而是重新運轉起了第一層。   對于這個情況,楊澤也搞不明白,或許是因為他的海心訣只練成了第一層,所以灰色身影現在也只能夠復刻第一層。   而楊澤也在這個時候盤膝坐了下來,跟著灰色身影展現出來的修煉路徑,一起修煉了起來。   以前的楊澤修煉海心訣上留下了不少漏洞,都被楊澤這段時間利用黑石給扭轉過來了,還因此快沖破到第二層了。   如今的楊澤海心訣運轉起來,身上表皮的毛孔在這個時候快速閉合關閉,如此反復不停。   楊澤展現出來的海心訣運轉速度,比起灰色身影,也不逞多讓。   很快海心訣的第一次也被楊澤運轉一遍了,但是他也沒有停下,而是跟著灰色身影瘋狂修煉了下去。   此次進入黑石他早就做好了打算,必須要沖破到引氣境再停下。   不知道運轉了多少遍,楊澤的體內那短暫凝聚出來的一縷真氣,這個時候在體內快速游走,刺激著楊澤的毛孔張開。 楊澤愣了一下,父親今天葫蘆里面賣的是什么藥他是真的看不懂了,在他的記憶中,從來就沒有見到過楊元震這個樣子。   見到楊澤沒有反應,楊元震的眼神閃爍了一下,說道:“怎么了,嚴父就不能對自己孩子好點嗎?”   “沒有沒有,只是心中的疑問太多了,不知道要從哪里開始問?!睏顫蛇B忙解釋道,還做出了一副思考的模樣。   沉默了一下,楊元震說道:“既然如此,那為父就跟你說下海心訣吧,畢竟練武以內功心法為基礎,海心訣又是我楊家的不傳之秘,你不懂的地方盡管問?!?   楊澤的目光一閃,道:“父親,我想請你演示一遍完整的海心訣給我看下?!?   他這話一說出來,楊元震的目光頓時就多了一分不一樣的色彩,楊澤沒有回避楊元震的目光,迎了上去。 而他這一問出來,楊元震的臉色就變得嚴肅起來了,正色說出了一番話來,卻是讓楊澤的臉色大變。   “是這樣的,家族最近在北城有處產業閑置著,我想讓你去打理一下,至于待遇,絕對不會虧待你,會按照最高的待遇給你的。   而且你去打理這處產業,我會盡量將大頭的抽成留給你,除此之外,也會派八個引氣境的好手給你打下手。   對了,老謝你也可以帶過去,老謝的身手在家族中也是名列前茅的,有他在,你的生命安全就有了保障。   這樣的話,數年的時間下來,你也絕對會積累出不少的財產,足夠你過完這一生了?!?   “為什么?父親這是為什么?”楊澤的語氣滿是不解,他是真的不知道為什么會是這樣,一點商量的余地都不給他,完全就是指派一樣。   楊元震來這里,完全就是來宣布的,不給他任何機會。   這是要趕他離開楊家了,按照楊元震的意思是要他去打理幾年那處產業,然后再將他移走,再回來這里,估計是難了。   就算是老謝提前透露過一點風聲,他也沒有想到會到這么嚴重的地步。   楊元震的面色有些復雜,想了一下,隨即才開口。   “本來不想跟你說的,但是這件事情你早晚會知道,再加上你都開口問了,那我就告訴你吧。   半年后,舞陽武院將要到漁陽城招收弟子,我們楊家正好有一個名額,可以參加考核,我決定到時候就在你們兄弟三人中選出一人,去參加這場考核,若有人能夠通過考核,從此就將成為舞陽武院的弟子!” 延頸全同鶴,柔腸素怯猿。 一起來看班長哭著跟我說不能再生了孩子

        想到了這里,楊澤立馬就意識到了父親口中所說的這個名額,是有多么珍貴了,勢必會引起一場激烈的爭奪。   而他們楊家的這個考核名額,一樣是會引起一場激烈的爭奪,畢竟要是能夠進入武院,那人生軌跡都在會發生變化。   不過很快他就反應了過來,這個名額,要在他們兄弟三人中選出一人,而看他父親現在的意思,這個名額要給誰,已經有結果了!   “這個消息,可是為父花了不少的代價這才知道的,至于這個名額,對我們楊家來說更是重要!   整個漁陽城中,能夠有考核名額的家族可不多,這次我們楊家,一定要借助這個名額,將子弟送入舞陽武院!”   楊元震的聲音中滿是堅定,身為楊家的掌舵人,家族里面若是能夠出一個武院弟子,對楊家的臂助會有多大,他非常清楚。   看著臉色漸漸恢復成平靜模樣的楊澤,楊元震知道楊澤已經懂了,話挑明來說也好,這件事根本就藏不住多久,與其到時候惹出事端來,倒不如現在就解決掉。   “你大哥要是離開之后,我這脈中,就屬你最優秀了,而有你在,不利于你三弟的發展,所以你早點出去鍛煉,未來我會盡量給你安排好一條路的,若是你能夠將產業打理好的話,幫你在官府中謀一個職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本來想要走開的楊澤立主了,看了一眼那狂妄的楊德一。   “希望你不要后悔,演武場見?!敝徽f了一句話,楊澤就朝著莊園中專門修建出來供他們實戰演練的演武場走了過去。   楊德一沒有想到楊澤會答應,但是話已經說了出來哪里能夠反悔,也是快步跟了上去。   當楊德一和楊澤一起站上演武場的時候,消息已經在莊園中擴散出去了,大量的人都在往演武場那邊聚集了過去。   資質平平的楊澤時隔多年再度出現在演武場,本就是一個勁爆的新聞了,結果還是要和楊德一比試,這就更加勁爆了。   演武場上,看到那么多人聚集著,楊德一的心中十分激動,他覺得自己揚名的機會就要來了,正面擊敗一個不得寵的二少爺,肯定能夠讓自己在楊家的地位再度提升。   激動的心情讓他的身子都微微顫抖了起來,還沒有出手的他,已經幻想起了等下一拳打趴楊澤是什么樣的狀況了。 漁陽城,南城楊家,一座別院里。   黑衣少年在蒲團上盤膝打坐,此刻沐浴在夕陽的光輝下,少年的皮膚顯得有些黝黑,但嘴唇,卻是沒有一絲血色。   “呼!”   少年吐出了一口長氣,一縷白氣自他的口中噴吐而出,在空中盤旋了幾圈便消失不見了。   若是此時有世俗武者在此看到一個少年居然練出了真氣,定然會震驚不已!   當今這世道,一般人可沒有這個本事。   長氣吐出,少年的眼睛睜開,內中有精芒一閃而過,轉眼便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木然,但只是瞬息的時間,這木然也已經不見了。   是啊,他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有一個月的時間了,從一開始的茫然失措,到現在,終于是差不多能夠接受了。   一個月的時間,其實不是很長,他還是強迫自己融入到這個世界的。   他叫楊澤,他現在所在的地方是楊家莊園內的一座小別院,而他的身份,是這楊家的二公子。   而楊家,在這整個漁陽城中也是名聲不小,底下產業暫且不說,家主楊元震,便是漁陽城中有名的高手,即便是官府中,也有不少人與他交好。   看起來這個身份很不錯,畢竟自己的爹那么厲害,自己身為他的兒子,日子肯定不會差到哪里去,但只有楊澤自己知道現在自己的地位。   首先就是楊家的家主楊元震,他一共有三個兒子,楊澤排在老二,各方面都比不上他的大哥,他那個大哥還瞧不起他。   單單看他現在住的地方就知道了,整個家族的嫡系都住在主宅,唯獨他一個人搬到了別院來,待遇可見。   其次就是為何會這樣的原因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的資質,太平平無奇了。   他現在所在的這個地方是一個名叫天武的王朝,雖然楊澤還沒有出去轉過,但是他也知道這個王朝是一個崇尚武風的地方,強者為尊。   在這里只要是有點家世的,幾乎每一個人從小就會開始練武,希望能夠成為一代強者,而楊家,更是不例外了。   楊澤身為楊家的二公子,從八歲開始修行最基礎的拳腳功夫,到現在已經有十年的時間,也沒有修煉出什么名堂出來,在整個家族中都是出了名的。   因為如此,楊澤在十四歲那年就被父親喊著,搬到了這別院來,平時生活除了一個老仆人會照顧他之外,再也沒有其他人了。 小頭鞋履窄衣裳,青黛點眉眉細長。 班長哭著跟我說不能再生了孩子 綴此豈為訓,俚言紹莊屈。

        發布于 2024-05-25 14:31:39
        收藏 451
        分享 749
        評論 807
        點贊 136
        目錄

          0 條評論

          本站已關閉游客評論,請登錄或者注冊后再評論吧~
          新人注册就送58元彩金网站_亚洲国产av最新网址_91普通话国产对白在线_久久久黄色片亚洲视频网站
          <tbody id="dxk9o"><pre id="dxk9o"></pre></tbody>
          <dd id="dxk9o"></dd>

          1. <rp id="dxk9o"><ruby id="dxk9o"></ruby></rp>
            <rp id="dxk9o"><ruby id="dxk9o"></ruby></rp>